埋伏网

陀枪儿媳

编辑:埋伏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5-26 02:25:21
编辑 锁定
同义词 霹雳女警一般指陀枪儿媳
泰剧《陀枪儿媳》,又名《霹雳儿媳》[1]  ,由Chakrit Yamnarm、Anne Thongprasom、Om(Akapan Namatra)联合演绎,讲述了一名女警察由于各种原因成为一位野蛮婆婆的儿媳,不断斗智斗勇的故事。
ormtup是一家酒店的总经理,举止温和有教养,商界风云人物。但是误打误撞下,被Lalin误认为是对其妹妹始乱终弃的负心汉。Jormtup不堪其扰,几次三番交手均被修理得很惨,但不自觉间对这个野蛮的女人产生了兴趣。其实,真正的负心汉是Jormtup的哥哥Jormpolin,为了保护哥哥,也为了下意识的想接近Lalin,Jormtup和Lalin的交集越来越多,最后竟然同意了Lalin假结婚的要求......
类型
爱情,喜剧
导演
Kritsada Techanilobon
在线播放
56网 PPS 优酷
中文名
陀枪儿媳/霹雳儿媳

基本信息

中文名
陀枪儿媳/霹雳儿媳
外文名
sสะใภ้ไกลปืนเที่ยง
其它译名
harpshooter of daughter-in-law
出品时间
2009年
制片地区
泰国
导    演
Kritsada Techanilobon
主    演
Chakritor Shahkrit,Anne Thongprasom,Jintara Sookapat,Num Gunchai,Jensuda Parntho,Akapan Namatra
集    数
13集
每集长度
90分钟
类    型
爱情,喜剧
上映时间
2009年4月20日
在线播放平台
56网 PPS 优酷
中字情况
中字已完
字幕组
KA字幕组/kritCN字幕组

陀枪儿媳基本资料

编辑
片 名:สะใภ้ไกลปืนเที่ยง(Sapai Glai Peun Tiang )
中文名:陀枪儿媳/霹雳儿媳
海报、剧照等
海报、剧照等 (20张)
类 型:爱情/喜剧
地 区:泰国
语 言:泰语
播 出:CH3
片 长:13集
开播时间:2009年4月20日

陀枪儿媳剧情介绍

编辑
Lalin,在曼谷的警察局重案组工作,是个脾气火爆的女警。当她回家过节时,发现妹妹Khing怀了一个曼谷男人的孩子。她们家尤其是Lalin想要这个该死的父亲承担责任,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人是谁。Khing拒绝透露此人身份。
截图
截图 (9张)
事实上,Khing已经要求孩子的父亲承担责任,甚至求过他妈妈帮忙。但她得到的只有难堪,这个孩子未来的奶奶羞辱了她,拒绝让儿子承担责任。从此,Khing决定放弃找这个男人。
从妹妹那儿得不到什么线索,Lalin偷偷的翻查妹妹的东西,找到了一张名叫Jormtup的人的名片,Lalin觉得这人可能是孩子的父亲。Lalin 满腔怒火的赶到曼谷找到了Jormtup,一家酒店的继承人。她野蛮的打断了他的会议,并要求Jormtup为她妹妹的怀孕负责任。Jormtup搞糊涂了,他没有让任何人怀孕啊。他们吵了一阵,Lalin痛扁了Jormtup一顿,直到Jormtup要酒店的保安押走了Lalin。
当晚,Jormtup告诉他那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心哥哥Jormphon,有个奇怪的女人闯进了他的会议室,还要他对妹妹的孩子负责任。Jormtup觉得很不可思议,但Jormphon开始担心起来,他告诉了弟弟自己是孩子的父亲。Jormtup答应帮哥哥保守秘密,但哥哥必须帮忙打理酒店的生意。
接连好几天,Lalin都缠着Jormtup,想让他跟她回去。Jormtup什么事都做不了。
一天,Lalin遇到了Ying Lerlak,Jormtup和Jormphon的妈妈,一个很自我的上流社会女士。Lalin请求她的帮助,但被无理的拒绝了。Ying觉得让儿子娶个乡下姑娘简直匪夷所思。Jormtup偷听到了这次谈话的内容,知道自己必须解决掉这个问题。他在Lalin和自己的母亲谈完后,追上了她并给她钱。是的,他会负责任,但只是金钱方面的,他只能做到这些了。Lalin非常恼火,决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。她把Jormtup绑架回了自己老家。哈哈,好戏上场啦!
她让Jormtup见到了自己的妹妹。天哪!搞错了!她很真诚的向Jormtup道歉,不过Jormtup却没生她的气。她被Lalin的率真和一点点疯狂打动了。见得越多,他越喜欢她。这女人太有意思啦!
Ying很快知道了这件事,总是找Lalin工作上的麻烦。Jormtup感到很抱歉,所以经常去拜访Lalin,他们成为朋友。
Lalin故意让Ying误会她跟Jormtup发生了关系,并要求Jormtup与她结婚。Jormtup很绅士,同时又很喜欢Lalin,于是同意与Lalin结婚。Lalinn搬进了Jormtup的家里。Ying知道以后很受打击,她的儿子居然跟她的死对头结婚了。陀枪师姐与野蛮婆婆之间的大战打响了,Jormtup的婚后生活会有怎样的变化呢?

陀枪儿媳演职员表

编辑

陀枪儿媳演员表

    • Om  饰 Pat少尉(男二号)
    • Jintara Sookapat 饰 Khun Ying Lerluck(男主母亲)
    • Num Gunchai 饰 Jormpoln (男主哥哥)
    • Jensuda Parnto 饰 Khing Areeya(女主妹妹)

陀枪儿媳职员表

导演 Kritsada Techanilobon
编剧 Piyaporn Wayuparb

陀枪儿媳分集剧情

编辑
    第1集 女孩怀​孕不愿说,姐姐错打正直人
      Prik是位女刑警,她在完成任务后突然听到了爸爸的电话:原来自己的妹妹Khing在得奖时突然出现了怀孕的征兆。Lalin愤怒了,发誓一定要查出对方是谁。父母很为Khing担心,但Khing似乎很想得开。  在一家公司里,Lek刚刚来上班,他发现Jormpoln正在偷懒,于是立即喝住了他。他们的母亲来了,她带来了朋友Nuansamorn及其女儿Yooda,在吃饭时Jormpoln一再举止轻浮,结果当场遭到Yooda的讨厌。事后母亲教训了女儿:自己家已因为自己赌博早已不箱过去那样富有,因此应该抓住Jormpoln。  Yooda喜欢的是Jormpoln,可母亲却准备撮合她跟Lek,还叫Jormpoln不要跟弟弟抢女人。Prik正在工作,可忽然接到了电话,而Khing也打电话问Jormpoln什么时候来,可Jormpoln却撒了谎。事后Lalin回来了,但是Khing也没告诉她孩子的父亲是谁,但她却搜到了Lrk的名片。  Prik去问了别人,对方表示孩子不Lek的,还叫她别说出去,Prik只是笑着答应了一下就离开了。Lalin的父母知道了一切,她阻止了父亲的拼命,然后自己来找Lek了。  在酒店,她抓住Lek就打,最后还被他拉到厕所里用刑,Lek无奈下只好承认自己确实和Khing存有关系,可Prik却让他马上和Khing结婚。这下,Lek可是怎么挨打也不同意了(当然了,结婚哪能乱答应嘛),结果里面打成了一团,最后大家联合才把她拉开。

    第2集 女警察打人受罚,为妹妹算帐不断
        街上发生了抢劫案,一位女学生好心帮忙去追,结果差点被Prik的同事Pat当成坏人,但事后她却替警察描绘了犯人的长相。Jormpoln在舞厅认识了一个女人,不久他在饭店和这女人玩起了打仗游戏。Lek回来了,父母看到了他被打伤脸的模样,可他却没说是谁干的。  Lek问了弟弟,终于知道了自己挨打的原因,可 Jormpoln却叫他别说出来。不久,Khing对Jormpoln讲了自己已怀孕的事情,结果Jormpoln顿时慌了,事后他梦见Khing一家人联合起来要阉割自己。苦恼下他找了哥哥,最后Lek答应帮忙。  那位女学生在警局录完了口供,她和Pat告了别。Lek的母亲和Nuansamorn都感觉Lek的伤有问题,所以特别去报了警,结果Lalin的模样被描绘着画了出来,警官当场发觉此人好像有些面熟。上司狠狠训斥了Lalin,她则在一旁发誓一定要找Lek算帐,那名同事也听说了一切。  Lalin又来找Lek算帐,这次她化了装,可Prik一再想用钱打发,结果当场又挨了打。母亲问起Lek怎么惹上了女警察(开始她以为人家是犯人,可这会儿知道了),Lek只好撒谎说对方抓错人了。Pat喜悦地报告了她:她不会受到任何处罚了!Lalin一时不太相信,而Lek这时写信表示了和解。  Nuansamorn和Yooda暗中卖假宝石给别人,Lek的母亲来了她们又马上装起样子来。谈话的时候,母女二人将好话说了一大堆,Lek的母亲听得还很开心呢!  Lek和Lalin又见了面,Lalin忽然有任务才离开,但Lek也还是挨了踩。Lek有些提心吊胆了,甚至于在公司里听说有女人来找自己就拿着吸尘器防备,但结果却是个要约自己的女人,而且还被Lalin破坏了。Lalin和Lek又争了起来,直到后来跟踪的犯人出现Lalin才停下,事后Yooda叫Lek小心点;而Pat叫Lalin冷静点。

    第3集 总犯错只好绑架,小女孩受人指使
          气愤的Lalin和Pat又谈了起来,最后Pat提出让Khing自己解决,而Jormpoln则喝醉了当众出丑,幸好Lek替他善了后。Lalin很快又去了,她胸有成竹地同事不用担心!    Nuansamorn和Morn(Lek母亲)被匪徒抢劫,Prik路过制了坏人,她们还告诉了Lek,事后还跟Prik相处得很好。可在电梯前她们分手了,等Morn知道Lalin要来后立刻决定阻止(她不知道Lalin就是帮了她们的那个女警),她们还拜托Prik,甚至说一堆Pirk的坏话,结果Lalin气愤地表示自己就是她们骂的那个变态女警察!Lalin表示自己不是来动武的,可两个坏女人说了一大堆坏话,这下气得她反而真打了起来,结果她们用了4名保安才拼命制服。Lek表示Lalin再不走可能要丢掉饭碗,这才劝走了Lalin。    Jormpoln还在打电话找女人,已听说了一切的Morn也很看不惯,事后她们对Yooda说,可对方已经知道了,几个坏女人密谋起来。几个坏女人去Lalin家胡说,结果被吓得直往后退,可事后她们的告状却让Lalin又被叫到了办公室。    Lalin和Pat吃饭,不料Pat发现上次的女孩Nam竟拿着违禁植物,Lalin觉得没事让他放了人,可Nam事后却被黑社会叔叔叫去帮忙了。叔叔让Nam去透露线索,Nam想不明白但还是接受了,原因是叔叔对自己有恩情。Pat还在怀疑,可Lalin坚持相信,两人在谈话中也稍有了些好感。       Lalin将将Lek约了出去,趁他不备将对方打昏了,事后还把他紧紧拴在了车上。不久,Morn知道了一切,她和Nuansamorn母女一起跑到警察局大闹要求开除Lalin,最后Pat将Lalin老家的地址给了她们。

    第4集 挑剔穷家反出丑,有眼无珠泡仇敌
         Lek半路跑了,他求一个过路人帮忙,这人恰好是Prik的弟弟。他起初帮忙,可知道对方是姐姐要找的人,立刻反过来帮助了姐姐。Prik抓住了Lek,可见到Khing后,才知道Lek的哥哥才是该抓的人。   Lalin责怪Lek不该骗自己,这时正好Nuansamorn母女和Morn来了,她们找碴又吵了一架。回去途中,Morn一伙人的车爆了胎,她们只好住在Prik家。她们在这里挑三捡四,结果出了大丑,但最后车胎却修好了。Lalin事后跟同事说了自己的看法:Lek一家都是坏人,母亲和哥哥就不用说了,他自己也有撒谎包庇的行为!    Jormpoln吓得雇佣了保镖,还特别声明女人也要对付,可结果却打了自己的女朋友。事后他却忽然看见了Lalin,结果竟主动跑去泡对方,Lek来劝哥哥离开,结果反而暴露了Jormpoln的身份。Lalin气得咬牙,但Lek马上扛着她离开了。Jormpoln还在一旁叫,责怪弟弟坏了自己的好事呢!

    第5集 软弱男人到处躲,正直父亲义出面
          为了阻止Lalin,Lek豁出去挨打,最后还强行抱走了,而Jormpoln这时也知道原来自己竟喜欢上了要打自己的人。阻止中,Lek竟豁出去用了强吻的手法,气得Prik事后狠狠踢了他。    Morn知道后也责备Jormpoln,可Jormpoln的态度却让她很生气,更可恶的是Jormpoln居然一点都不敢去(这种话也敢说,懦夫)。Prik这边则对家人表示:自己这回有了办法……        就在Lalin和Lek各自筹划的时候,Nuansamorn从中看到了新的机会,她叫女儿去帮助Lek。Yooda跟Lek说了一大堆套近乎的话,可根本没起作用。    Lek去了Prik家,两人又斗了气,事后Lalin在训练中将Lek当作了示范功夫的对象狠狠整了一顿,而且事后两人的谈话也以很不好的结局收了场。    Pat跟同事谈了Prik和Lek,同事指出他是不是喜欢上了Prik,Nam正好路过,他想追却又没追着。Nam到了叔叔那里,她这才得知叔叔在干非法买卖,无奈下只好答应继续帮忙。而Nuansamorn这时正好输光了钱,Nam的叔叔替她付了一切。为了挽回损失,Nuansamorn立刻答应了Nam的叔叔,两人一起合作起来。    Prik找来了Pat,谈论中Pat提出让她去找Lek的父亲,Prik答应了,但是她也看出:Pat是存心想把分开自己和Lek。Prik见到了Lek的父亲(他是个将军),对方立刻答应帮忙。到家后,Lek父亲也对Jormpoln的窝囊样子看不惯,Jormpoln当面顺从,背后却和女友Patty私奔了。    Prik又去了公司,Morn刚出来骂,就听说Jormpoln出走了。她指责了丈夫,可Lek的父亲也指责她太过娇惯Jormpoln。Jormpoln打来了电话,Patty就在旁边,可他却向母亲谎称自己有病,Morn居然还真的上当呢。事后Morn对Nuansamorn说了一切,Nuansamorn假惺惺地安慰了好一番,然后送了条项链(天晓得是不是真的,她一直在做假珠宝生意,况且本来也负了债),Morn还高兴呢。与此同时,Lalin正在暗暗发誓:自己决不会这么容易就善罢甘休!

    第6集 为儿订婚为抵制,为父作媒早占先
          便衣警察将自己看到的消息报告了Pat,两人一起跟了过去,结果发现Itiphon(黑社会老大)正在和Morn和Nuansamorn见面,偏巧这时候Nam来了,结果Pat和她又吵了一架。而Nuansamorn则介绍了许多Itiphon的货物给Morn,Pat极其助手顿时看出她们不是普通的顾客。     Lalin再次把Lek约了出来,谈话中她要求Lek把Jormpoln叫来,Yooda看到后气坏了。Yooda将一切告诉了Morn她们,正好这时Lalin生气走了出来,结果Morn等人竟一口咬定Lalin想约Lek,Prik索性顺水推舟,但Morn一伙很快问清Lek没这意思,于是取笑了Prik。气愤的Lalin将Lek叫来弄昏了,刚好Morn这时候梦见他和Lek上了床,醒来后她发现Lek竟真和Prik上了床(恶梦成真了)!Morn事后又和Nuansamorn母女商量起来,最后Yooda决定和Lek订婚。     不久Lek父亲也听说了订婚的事情,半路上他遇见了Prik父亲,大家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是朋友,结果Lek和Lalin就这么变成了即将结婚的人(是结婚,比Lek母亲那个订婚快了一步,而且后台更硬)!Prik大惊,Pat也一再奉劝,可好像没啥用。这边Morn等人还在谈着订婚呢,可根本联络不上。    Prik和Lek先是直接见面谈了这事,再去见家人时她竟同意了,而且母亲让她考虑她也坚持。他们结婚了,可Prik却暗中得意地自言自语:“婚后你的生活要变成地狱了”。    可是两人的父亲却谈得很开心,而Morn她们这会儿居然还在打电话呢,最后实在等不到她们只好在媒体前宣布了订婚,那想知这会儿一张结婚证书突然传了过来。    无奈,她们只好决定想法破坏Lek和Lalin。最后大家庆祝了Prik的婚礼,可Prik自己却和Lek在洞房狠狠干了一场。

    第7集 排挤新媳赶出门,媒体哭诉巧回招
          大家为Prik和Lek庆祝完了新婚之夜,第2天他们离开了。到家后Morn还在说结婚证书是假的,结果看见两人抱在一起才明白,而且事后还质问丈夫怎么和Prik家早就认识的。    Prik和Lek要出去,佣人们替Morn传话:如果Lek不回去就得不到任何财产,Lek当然不屈服,可Prik自己本来也想走,所以最后还是离开了。事后Morn还和Nuansamorn母女讨论结婚是不是搞鬼,可Prik却表示要想自己走,除非khing和Jormpoln结婚,否则自己绝不走。    Nam看出Pat失恋了,和他又斗起了嘴。Prik搬来了,佣人不许她进,结果她开车硬撞了进去,Lek父亲也狠狠教训了佣人,事后佣人报告了Morn。Morn和Nuansamorn母女进来胡闹,Prik狠狠教训了她们一番,还治了那两个想扔自己东西佣人,但最后却离开了。几个坏东西以为是自己的招术灵了,还笑呢!    Nam和Pat又发生了争执,事后她将喝醉的Pat带回了自己家。第2天Prik被赶走的事情见报了,随后她在电视上公开拿着照片诉苦哭泣,气得Morn只能将报纸狠狠扔在一旁。Pat醒了,这次他倒有些感谢Nam。Morn狠狠将报纸扔在地上,可Lek和Lalin自己却吵了起来,他们还约Morn及其丈夫吃饭,可又发生了争执。

    第8集 送儿情妇为包办,寻访情人无有果
          吃饭时Morn很生气丈夫竟欢迎这么个媳妇,可也没办法。Morn在朋友面前竭力伪装,可私底下却在幻想Prik被自己制住。无奈下她和Nuansamorn母女商量起来,最后Yooda自称有了对策。    Prik又和Lek发生了争执,这次Lek学会了Lalin的功夫,竟反过来把她制住了,佣人们来叫,结果正好看见Lek爬在Prik身上。佣人们来叫是Morn请Yooda当了Lek的助理(是想让Yooda勾引到Lek,可Lek就算不喜欢LaliN也决不会爱上这种女人的),上任后Yooda想勾引Lek,Lek险些上当可心里却没动过真情。    Lalin在街上看到Jormpoln和女友Patty在一起,她追过去结果害对方出了车祸。当一个死者推出来的时候,Morn以为儿子过逝,狠狠怪了Prik一场(这次就连父亲抱怨地注视着,Prik一时间也内疚地为难了),但后来才发现Jormpoln根本还活着。    Prik看在Jormpoln本来已受伤,才没有算帐,父亲则指责了儿子太懦弱。Prik的父母在谈话时偶然谈到了Jormpoln的为人,Khing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当。Morn想强求儿子和Yooda亲近,结果反而招Lek的更大反感。    Khing上当还在被议论着,而Nuansamorn母女又商量了新办法。半夜Morn上楼声称丈夫的鼾声太大了,Prik被挤出了房屋,可很快Lek自己也下来了,结果Morn和Yooda的诡计又落了空。Khing留下信就走了,Jormpoln对Patty撒谎说追自己的是个女疯子,可一转眼又看见Khing在打电话,结果Khing在 Jormpoln离开时找来了,Patty和在她在一起时看出了问题,Jormpoln只好承认了,但他也尽可能说了许多坏话,其中还把孩子说成可能是别人的(这种事没证据能乱说吗)。     Khing见到了Prik,她们再找时Jormpoln已经走了,Patty一个人在家里照顾他,总算照顾得很好。Khing对Prik表示自己要单独解决,但Prik最后却被说得看不下去了,她把Morn骗了过来,然后安装了东西……

    第9集 刁难反咬餐桌上,挑战出丑赛车场
          Lek和母亲来了,Prik立刻藏了起来,Lek通过茶镜看出了一切,于是慌忙替她掩饰,事后Prik拿出了自己刚刚装的录音装置。Prik把Lek约到了旅馆里,Lek料想她会在酒里下药,所以特别将酒掉了包,Prik装作自己喝下后被迷倒,可结果被迷倒的还是Lek,事后她弄走了一些资料。Lek事后怪她,可被她狠狠教训了一通。     黑社会老大查出了Nam认识Pat,他命令Nam去调查Pat,Nam母亲对Pat说了Nam的情况,Yooda要去给Jormpoln送饭,Prik指出他已出院,Yooda和Morn不信,结果核对出确实如此也没话说了。而Pat这时向Nam母女告了别,他们初步相互产生了好感。    Morn和Yooda又策划起来,这次她们有意给Prik准备了很难吃的饭,结果当场被Prik教训了一顿。Lek看到后她们又反咬一口,想挑拨离间,可结果Lek决定让她们从此不一起吃饭(这样对Prik并没伤害,她们也没法再用这个办法找碴了)。    Lek和Prik在谈话,不料Morn和Yooda又来了,她们还是拒绝了让Khing进门换取Prik离开的条件,而且Yooda还提出赛车来决胜负。到比赛了,可是出赛的是Morn,她开始占了上风,可后来却撞肿了脸输掉了。事后Morn向丈夫抱怨,而Lek责怪prik不该和母亲比赛,可最后却主动拥抱并吻了Prik……

    第10集 药酒强精反生病,亲家住来喜厌分
          Prik拼命挣开了Lek,一个人躲进了屋里。Patty在街上偶然被黑社会老大的车撞了,她气得大骂,但黑社会老大却用金钱讨好,她竟动心跟着走了,而Jormpoln竟还奇怪她怎么不接电话了呢。    Jormpoln表示家里有困难不能给Patty买东西,可Patty事后却满不在乎地从包里取出了黑社会老大的名片。    父亲见了Lek,声称可以教他一个抓住Prik心的方法,结果Lek跑去盯着佣人的眼睛,还送什么名片。事后他又在吃饭时谈到了生孩子的问题,Prik只好一个人想起了办法,不久饭桌上端来一瓶药酒,上面还写着:“一只脚踩药箱的大象”。     结果,Lek事后竟发疯强暴起Prik来,Morn和Yooda听到要阻止,可Lek这时已昏过去了。事后医生陈述了Lek是因为让自己过敏的食物,而且还配上酒才这样的,Morn气愤地指责了丈夫不该用这种馊主意来为儿子强精。可Prk却很愉快——她正在高兴地照顾着Lek,Lek和她的感情也就此增进了。    Prik的父亲被邀请了,而她则在好心地教育小孩子,Lek也赶来帮忙了,两人的感情又有了增进。事后,Lek又叫Prik和Pat一起吃了饭。Prik的一家人的车和Morn她们的车相撞了,Morn三跑出来大闹一场,可Lek父亲却将他们接了进去,这下可气得Morn直跑去闹,可也没什么办法。Prik的家人一点不欺负与Morn的淫威,而且随后Prik也出来欢迎,这下Morn可要气死了,无奈下她只好让佣人替自己看好这些“客人”(只有站在坏人的立场上时,才需要加引号)。Morn和佣人总指手画脚,可Prik的家人可是很喜欢这些。

    第11集 嫌恶客人设新计,淫女奸细黑老大
          Prik拒绝和Lek发生关系,可毕竟已结了婚,无奈她只好让父亲睡在他们中间。Morn和Yooda以为Lek又要有什么危险,可进来才发现没事。    Khing在电话里嘱托姐姐别说出自己的下落,而家人则分别用了Morn的大量私人享受设施,这下可气得她下了禁止滥用私人物品的通牒。事后Morn和Nuansamorn策划起新的办法,而Yooda趁没人时想勾引Lek,可一样被拒绝了。    Jormpoln和Khing一起逛商店,KhinG趁他不注意跑去让黑社会老大为自己买了首饰。Khing对姐姐诉说了自己的悲哀,而Patty却和黑社会老大买了大量东西,Jormpoln也去讨好一名修车女子,但可惜对方已经结婚了。    Nam去找了Pat,可手下却报告发现了Ittipoln(那名黑社会老大),Pat急忙离开了。Nam报告了Ittipoln,Ittipoln急忙采取了措施。Lek和Prik又发生了争执,Prik听说Ittipoln跑了,她只好叹息自己已被停职。    Jormpoln又来找Patty了,可Patty去笑着打发他走,而且人一离开就给Ittipoln。Jormpoln在买东西,不料正好碰见了Khing,他吓得赶紧闪到旁边躲了起来。    Prik的家人在吃饭,旁边的佣人居然也跟着议论说什么他们不配。Yooda把Lek骗到屋里想用武力勾引,还换上怪衣服胡闹,Lek吓得赶紧逃了。Prik也因为Yooda的事情不收留他,结果这晚上就由Prik母亲将他们隔开了。而且Prik父亲用了Morn屋子的厕所,这下又闹出场笑话。    Pat用窃听器偷录Nuansamorn的对话,他们把Nuansamorn和Morn的对话,结果他们将这段对话当成了策划什么阴谋,结果最后才知道空欢喜一场。事后Pat和Prik先谈了案件,然后Nam又来约了Pat,周围的人还谈论他们两人的关系很好呢!Prik的家人正在修车,而Morn和Nuansamorn正好看到了……

    第12集 受骗干活巧报复,误闯现场生枪战
          Prik的弟弟从Morn那里听说电视台要来采访,结果一家人决定借此机会去出出风头。    Pat和Nam一起出去买东西,而Morn则答应:如果Prik的家人做完自己安排的家务,就让他们上电视!Khing想出找Jormpoln,Prik却说她有个更容易的办法。Prik的家人被指使着干了许多事情,但两个女佣却对其中Prik的哥哥有了好感,私底下帮他扫了厕所。    Yooda下了药,还想购引Lek,但Prik带来了Khing,并以合法妻子的身份推开了Yooda。事后Lek得意地指出Prik好像是嫉妒了,Prik气愤地声称不是。    Prik带着Khing四处寻找,差点弄错了人也没找到,可她们刚离开,Jormpoln就来了。Jormpoln和Patty一起吃饭,Khing正好来了,可还没认出来就又离开了。    Morn和Nuansamorn问起打扫厕所的事,佣人们慌张下差点被怀疑。Prok回来后上Morn答应上电视产生了怀疑,果然这时候Morn她们正得意地庆祝Prik的家人正在白等一场呢!Prik想去打人,但父亲立刻阻止了。Prik在床做了防止Lek靠近的电击分界线,但刚做完电话就把她叫走了。    Ittipoln约了Patty出来,Jormpoln感觉有问题想去追,结果追丢了。而Pat和Prik监视Ittipoln的交易,不料Lek突然赶来,结果被Ittipoln的手下发现追杀,但最后当然是Pat等人取胜了。Ittipoln责怪了手下,刚好这时候Patty到了。    Prik事后责怪Lek突然冒出来差点害死自己,但睡觉时她自己先过了分界线,结果当场遭到了电击。    Morn洗澡时发现浴缸里有许多水蛭,吓得她大叫起来,事后她狠狠责怪了自己的丈夫,而Prik一家人则夸奖了还是这个办法更好。Morn跟Nuansamorn抱怨了一切,但 Nuansamorn却提到自己上次说的生意,可惜Morn只关心Prik的家人,她才只好把话题回到了眼前。Patty还在准备和Ittipoln的约会(那也算约会?没感情的全是包养女人),可Jormpoln竟赶来了,他怀疑地问了许多问题,Patty措手不及地否认着……

    第13集 比赛健美双昏倒,照顾嫉妒皆因情
          Patty百般伪装,最后扬言要抛弃Jormpoln,这才过了关。可Jormpoln却哭了起来,表示自己实在是很害怕Patty回抛弃自己(这时候就和Khing那次不一样,看来花花公子也有动真情的时候),事后他又因为喝醉酒而呕吐,而刚好这时候Khing也因为怀孕而恶心了。    Lek反复想着Peik和Pat在一起的情形,而Pat这时正好也对Prik指出了这点,他说这可能是Lek爱上了Prik。    Nuansamorn向Morn介绍了Ittipoln的赌场,而Prik也去了健美中心,正好Morn她们也来了,这下3人又在健美中心对立起来,结果锻炼中Morn昏倒了。Nuansamorn事后踩了Prik的东西,Lek去找Prik算帐,没想Prik竟昏了过去,吓得他慌忙抱起Prik就走,正在庆祝的Morn等人顿时又慌了。Morn要想办法,可Nuansamorn却以带她去消愁为名去了Ittipoln的赌场(可见这也不是真正的朋友),事后她很快联系了Ittipoln,Ittipoln立刻作了准备。但随后Pat也接到Ittipoln的消息了,在一旁的Nam事后又通知了Ittipoln。Lek照顾了Prik,两人最初虽有了些争执,可后来Lek把自己枪给了Prik。    与此同时,Nuansamorn则说服Morn从Ittipoln那里买了700万的珠宝(这就是所谓的朋友)。Prik回想着Lek对自己的照顾,她也有些茫然了,而2个女佣则彻底喜欢上了Prik的哥哥。    不久,Prik和Pat一起打篮球,Lek也到场参加了……

    第14集 骗人杀鸡图报复,心虽有痛仍愿分
          篮球打完了,Prik离开,Lek声称不管她到哪儿都要陪着她,Prik只好不耐烦地答应了。    Patty化装离开了,在一旁的Jormpoln睡了好久,等醒了人也走了。Khing来见Patty,但Patty怎么也不让她见Jormpoln,还让警卫无情地赶走了她,Jormpoln在一旁偷听得也感动了。    Lek陪Prik找Jormpoln没找着,倒是Khing差点被车撞倒,这让Prik总算将她送回了父母那里,Jormpoln知道后也打了电话去问情况(可见他还有点良心)。    Prik的父亲花了12万买了只鸡,Yooda和Morn听到后又亮起了眼睛,佣人们也觉得她想得太坏了。    Lek表示自己最初给钱是因为哥哥不会给Khing幸福,但Prik表示自己家只要真爱,但Lek最后说这样就没法和Prik结婚了,这让Prik感慨万千。    晚上,Jormpoln去偷偷看了Khing。Prik睡觉时总是乱伸腿,Lek为了了她的安全拆掉了电击分界线,可Prik却在睡迷糊的情况下抱住了Lek(看来注定就是夫妻的命),第2天醒来她不知道这事,所以狠狠打了Lek一顿(真是费力不讨好)。     女佣人巧言哄骗Prik的哥哥一起将鸡杀掉了,父亲正在找鸡时突然送来了鸡肉,结果就在吃鸡的时候Prik拿来了一袋鸡毛。父亲向Lek父亲哭诉了一切,Prik咬紧了牙关,,可再去问压根儿没人承认。    母亲捡到了Jormpoln的信,Khing看了上面的分手内容伤心得躺下了。上司提出要进行训练,Pat特别推荐了Prik,结果Prik就因此复了职。临走时,她在垃圾筒里发现一根鸡毛,于是推测鸡可能没死并将这一推测告诉了父亲。事后,哥哥用了美人计——装哭说自己本来打算用卖鸡的钱娶老婆,这下佣人顿时都动了心。

    第15集 模拟绑架谎称真,百寻不遇偶撞着
          父亲在寺庙里终于找到了鸡,而Prik坚持认为Lek是个流氓,晚上睡觉也要分床,结果和Lek当场打了起来。Morn发现自己屋里有只鸡,吓得大叫起来,事后她和Nuansamorn决定先查清楚Prik的底细。侦察中,她们发现Prik和Pat在一起,顿时感觉自己发现了重要情况……    Morn在Nuansamorn母女的教唆下,将自己看到的东西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,Lek起初不在意,后来可有些认真起来。Prik对下面的警察做了刻苦地训练,不久Morn等人被抓住了,结果长官让她们在训练中扮了人质,Pat的助手扮了绑匪,结果将两人整得叫苦连天。    不久,Lek来了,Yooda在外面迎接了他。训练中Pat的助手Keng警官谎称自己是真犯人,现场还发生了“枪战”,Morn和Nuansamorn被吓得大叫,事后Morn还和Lek说要告状,直到Keng警官露面作了自我介绍才让她白着脸离开。 Morn带着Nuansamorn向丈夫严厉控诉了一番,然后狠狠地离开了。    事后Prik和Lek又争起来,半道竟凑巧遇见了 ,这下Jormpoln可被当场抓到教训了一通,然后狠狠拉走了。由于Prik强行把自己拉来,Jormpoln这才勉强见了Khing,但他一在推卸责任,争执中竟推倒了Khing。

    第16集 界线被拆情酝酿,奸细在旁难得手
          但Jormpoln站起来还是不愿意,最后狠心地跑了,伤心的Khing跑到父母那里哭诉,Prok又瞪直了眼睛。而Jormpoln跑到了Patty那里,表示想找房子住。Patty先是问他什么时候搬走,被看出问题后又谎称是担心有危险。    Prik向Lek表示:自己和他结婚是迫不得已的,但rik表示自己会很快让Prik爱上自己,所以甚至第2天跑步都在一起。    佣人们发现了Prik的电击分界线,结果两人双双中了电,事后Prik因此被叫来质问,结果Morn3人事后还把她当成了虐待狂。Lek能适应辣食物了,和Prik倒是有了进一步的融洽。    Nuansamorn输钱太多,Ittipoln催她快点还债,可700万的债务让Yooda根本束手无策,最后Nuansamorn只好让女儿对Morn的首饰做手脚。Yooda给了Morn一些假珠宝,她在Morn放的时候记下了保险柜的密码和放钥匙的地方。    睡觉时Prik发现电击分界线没了,她去找佣人说,但佣人无礼地说夫人有权利扔掉那种东西,气愤下她在床上装了老鼠夹子。还和Lek打了起来,最后被Lek活活放屁熏了。    第2天Lek对母亲说了自己昨晚疬疾的事情,母亲让Yooda照顾Lek,可Lek赶快跑了,最后成了她照顾Lek父亲。Ittipoln让Nam盯好Pat,而Pat这时恰好在照顾Nam的母亲,他从医生那里得知Nam母亲是因为丧偶的悲痛才造成腿疾恶化的。    Yooda趁机Lek体弱时强行亲近他,结果被Prik当场赶了出去,事后Lek也昏倒了。Pat正在谈论自己作了很多准备,Nam听见立刻报告了Ittipoln。Prik在照顾Lek,两人的感情又有了增进。Pat带人去突击搜查,可Ittipoln的货物全变成了古董,结果白跑了一场。

    第17集 害人含冤假珠宝,清白婚姻皆危矣
          经过这次的失败,Pat终于开始怀疑可能有内奸了,而Ittipoln则奖励了Nam。Pat跟ek说了自己的推测,刚好这时候Lek听见了些,Prik调查起了Morn,Lek不明白就悄悄跟踪,而Yooda趁机打开了Morn的保险柜。Lek事后追问,但Prik当然不可能告诉他自己的任务。    Nuansamorn竭力感谢了女儿,事后又拿出了一盒仿造的假首饰,Yooda趁Prik离开的时候,将假首饰放在了她的车里。    Pat和Prik再谈了案件的事,这次他们终于注意了Nuansamorn,可回来后Lek一再追问她和Pat到底有什么,Prik不回答工作的事情,所以下决心自己调查。面对Pat一再照顾自己的母亲,Nam受到了一些感动。     Prik晚上改用枪防备,结果又和Lek发生了冲突。     Morn准备试穿新衣服,Yooda打听到她要戴自己偷走的珠宝,心里忍不住暗暗高兴。Morn发现珠宝没了,她当即下令看住Prik一家人,Yooda这时候走出来将矛头对准了Prik。结果,在车里搜到那盒假珠宝,Morn当然看不出这是冒充的,Prik想到了也没有用,最后连家人纷纷站出来指责了她。Prik离开了,Lek追上去,PriK气愤下宣称自己会找到证据的!而哥哥则对家人声称自己要帮助Prik。    Nuansamorn母女和Morn决定借次机会赶走Prik,Morn提出让儿子离婚,否则就要报警抓住Prik,为了保住Prik,Lek也只好答应再查一阵查不出来就离婚。Prik在练习射箭,后来Lek也来陪她做了练习,可不久她却发现了Nuansamorn拿Morn的珠宝还债,还而且Ittipoln还要她把Morn拉入伙成为自己的生意对象。

    第18集 强行结婚婚不成,虎穴追踪反累友
          Prik没告诉Lek自己看到了什么,但时候却报告了Pat。Jormpoln偶然碰见了Khing,Khing强行把他拉上车抓走了,Prik的父亲知道还说如果是自己一定乖乖听话,Khing想跑可是都被看着跑不了。Morn叫Prik赶快走人,可Prik表示自己一定会找到证据,Morn没办法,但最后还是和Yooda很高兴地商量着以后。    King拉着Jormpoln去强行结婚,在登记处Jormpoln挣开跑了,半路上被抓到又坚决不同意,结果遭到一顿毒打。事后,Khing对母亲哭诉了一切,母亲劝她不要和这种男人混在一起。    Patty也照顾了Jormpoln,但事后马上谎称自己有很多应酬要用钱(是有应酬,是跟Ittipoln的约会应酬),Jormpoln不给,她就暗中偷了Jormpoln的信用卡……    Prik半夜偷偷离开了,疑心的Lek赶紧跟了上去。    Patty又来找Ittipoln约会了,可这次Ittipoln却发现信用卡上的名字不是她的,Ittipoln暴怒下警告她:想要成为自己的女人就要对自己专一(真是够活该了吧?要是跟Jormpoln就不会这样了)。     Lek在跟踪中看到Prik和Pat两人一起化装出去的情形,到了黑窝后他们本来已回答上暗号,可Prik一不留神被看出破绽,匪徒设计把他们试出来了。Ittipoln听到警报就出去了,Patty责怪是谁打断了到手的赚钱机会。Prik和Pat跟匪徒打了起来,混乱中Lek为救Prik受了伤,两人急忙带他走了。    Nuansamorn赌输了就向Ittipoln要筹码,可Ittipoln根本不给她。Prik和Pat将Lek送到了医院,Prik为Lek输血才救了他,Morn当然责怪了Prik,但Prik这次默默地接受了,而Pat表示换作是自己也会去救人的。Prik头昏Pat扶住了她,在一旁的Nuansamorn发现偷拍了一切,事后她到Morn那里大嚼舌头。Yooda还上前去打人,Pat帮忙反而被说得更糟。Lek的父亲来了,正好Prik这时候也回过了神,她一还手立刻就轻易把Nuansamorn也Yooda打爬下了(她是警察当然可以,倒是这些家伙好像忘了她是警察) 。

    第19集 惨遭误会至失势,好坏双女现原形
         但是只剩1个人后,Prik注视着躺在床上的Lek,终于正式流露出了自己的感情。Yooda突然赶到了,她恶意送给Lek手机拍下了的场景,得意地注视着Lek,但Lek看起来只受了一点触动。    上司狠狠批评了Prik,叫她不在停职尚未正式结束的情况下再插手案件,并给Lek送花道了歉。Yooda随即也来了,她表示Lek并不欢迎Prik。Lek确实让Prik离开了,但Yooda还是没能接近他,反而马上也被赶走了。Prik想起和Lek在一起的情形,就给他买了水果,但Lek只是默默地让Yooda去送自己出去透气。    Jormpoln来医院看哥哥,可打手机时却撒谎说自己就在车里,见到母亲后他还担心Prik,直到母亲表示不用担心才没事。事后,他又去和Patty见面,结果被Ittipoln手下当场撞见拍下了,Ittipoln知道后立刻叫手下人好好盯着。不久,Ittipoln带着手下现身了,他狠狠地揍了Jormpoln一顿,Patty情急下急忙谎称自己根本不认识Jormpoln,而Khing却跑过来拼命保护,Jormpoln见状顿时深有感触(这下终于明白谁好谁坏了吧)。    Prik赶到了医院,她问Khing为什么要救,Khing表示自己不能没有Jormpoln,因为Jormpoln确实是自己最爱的人。Morn和Nuansamorn来了,Morn责怪Prik姐妹是扫把星,Prik说了Khing救人的事情,但Morn不相信。Prik安慰了妹妹,而Jormpoln则对弟弟表示自己已开始感觉自己是坏人。 Morn相信了儿子说的话,但她仍表示Lek救了Prik,但Prik反而和别的男人亲近,Nuansamorn更是把这一切说成是Khing的刻意安排(没证据居然就敢说救命之恩是刻意安排好的)。    Prik的家人搬走了,由于Prik的哥哥这一来也要搬走,所以这下连两个坏女佣也伤心了。Prik注视着Lek,回想起了过去和他的一切回忆。她照顾了Lek,但Morn立刻赶到让Yooda代替,Lek在意那些照片,所以也默许了一切,Yooda满以为这样就能得到Lek,还得意呢(傻瓜!看不出没有Prik人家也不会爱你吗)。但事后Prik跟Pat说:自己只要清白就不怕人家说什么!Ittipoln并没有被骗过去,没对手他也不喜欢脚踩两条船的女人,Patty被赶走了。她事后向Jormpoln道歉,可对方当然不肯原谅她(坏女人,这下鸡飞蛋打了)。母亲安慰了Khing,而Prik则被Lek拒绝回去,Prik对Pat表示自己并不急于解释这些。

    第20集 小小裂痕难拆散,为补过失把力出
          Jormpoln陪着笑脸来道歉,母亲当场就给了他脸色,父亲起初欢迎,可听到Khing不欢迎马上赶走了他,手里还特别拿着枪呢!    Lek出院了,Morn又说了许多Prik的坏话,等Prik来了她又让Yooda当面去照顾Lek,而且Lek也提出让佣人给自己换房。    Pat和Nam的感情有了发展,而Pri也开始关心起Lek,Lek这回接受了,可Morn又来打断了一切,Lek面对这种局面竟没坚持到底。Nam从Pat那里知道他还没有恋人,可Pat表示自己还没有爱上她。    Jormpoln半夜潜入了Khing家,但被Lek父亲发现当场赶走。Lek心里其实还是很厌烦Yooda的,而Prik刚好来照顾他了,这时两人的冷淡局面终于开始了正式的缓解。Patty没了男人照顾只好找工作,可她怎么也找不到新的工作,结果又给Khing打了电话,结果对方还是冷淡地拒绝了她。    第2天早上Morn和Yooda终于看到了Prik在给Lek送饭,两人很明显已经和好,而且Lek还表示自己听说Pat和Prik没什么关系,看态度明显是相信的,两个坏女人气得大声嘶叫,可是没有用。但是事后Nuansamorn却想了新办法——她决定在Pat身上另作文章。    Jormpoln在乡下怎么也不受欢迎,最后他被Prik的父亲和弟弟抓去做了农活。Morn戴着项链出来了,可Prik当场认出那就是上次那根用来陷害自己和调包真货的假项链,Morn让儿子陪自己去,事后还觉得Prik对自己的东西有什么不轨呢。    Jormpoln做农活时屡屡出丑,Prik从电话里听说了一切,她对Pat表示这是Jormpoln应该付出的责任。Morn安排Yooda和Lek参加了宴会,Nuansamorn和Yooda都在为掉包首饰的事心虚,而客人们问起的全都是Prik怎么样了,弄得Morn和Nuansamorn反倒很尴尬。

    第21集 假货露气好人冤,有情无身心结难
          Yoooda有些不高兴,Nuansamorn却得意洋洋地说:“大家就要知道你才是Lek最适合的配偶了”。Khing和Jormpoln的感情又有了发展,而Prik和Lek虽然隔着电话,但相互的心灵也都感觉到了温暖。    Ittipoln准备了大量的珠宝,决定趁机抛出手。这时一个珠宝商忽然碰到了Morn,而且两人聊了起来,他甚至为Morn做起了鉴定,Nuansamorn想要支开Morn,但她执意要留,结果珠宝商还是及时说出了东西是假的。Morn受刺激昏倒了,Nuansamorn母女只好嫁祸给Prik,结果事后只有Lek相信她,但Prik没有说太多。Morn等人事后去告了状,没礼貌的态度让长官这回也生气了,事后Prik解释了自己看到的一切,但长官让她不要插手调查。Nuansamorn母女还以为这样就一定能成功,正在庆祝呢,可Morn这回可笑不出来——她感觉项链找不回来就怎么也不好,而且甚至也预想了万一真的不是Prik(但没有正式觉得这有可能)。    而Prik和Lek则又发生了争吵。Ittipoln又做了准备,这次他决定警察一来就开火,Nam为了救人只好报告Pat了,但Pat有事竟没听她说完。Yooda趁Lek喝醉的时候把他拉上了床,她听到Lek醉了还叫Prik的名字,于是索性要扑到Lek身上,结果Prik当场撞到阻止。Morn随后也到了,但她这次也感觉理亏,只好违心离开,然后背后安慰Yooda。而Lek事后坚持要得到Prik,甚至还要强行占有她的身体,结果被她挥着巴掌打了出去。    Pat去抓Ittipoln,但立刻遭到了严厉的反击,最后好不容易才逃出来,Nam总算放了心,而Ittipoln则下定了决心要报复。Lek喝醉了,Morn等人看出这一定是吵了架,心里反倒很高兴。Lek这边则在不断借酒消愁,Prik看不过去又阻止了他,还和妹妹用电话交谈了心声,而Lek也和父亲谈了话。

    第22集 错估捉奸反出丑,几经挫折感情进
          Nam对母亲说了Ittipoln一直要求自己干犯法的事情,在母亲的劝说下她决定退出,不久向Pat作了推辞。之后对长官说了一切。长官立刻表示了不计较,而且终于接受了让Prik帮忙的建议。    Morn和Nuansamorn让母女认定了Prik会和Pat通奸,所以让佣人去跟踪(看不出这是不可能的吗,居然还在没用的办法上白费劲),结果竟真发现了Prik 去旅馆。她们蛮以为自己成功了(根本没有直接看见两人亲热,根本还说明不了问题),所以特别叫来了Lek,结果房门一打开就发现Nam也在里面(她们当然知道男女恋爱不可能还让外人在场),而且旁边跟着的还有其他许多警察,根本不是只有两个人(她们当然能看出这不可能是为了男女恋爱)。    可是到了晚上,Prik竟觉得Lek疑心病重而自己提出要离开了,这下她们可是转怒为喜。Prik一出去就遇上了持枪的坏人,Lek急忙开车带她逃走,就在快要被杀时警察赶到救了两人。事后,Lek和Peik的感情反而更加坚固了。    而在乡下,Jormpoln和khing的感情也有了发展。上司召开会议谈论了工作,也表示如果Prik为了家庭不想干也可以。事后Pat去找她,但她只说了些工作上的的事情,而对Lek她却使用了温馨的微笑。Morm和Yooda无奈只好跑来赶Prik走,Prik忍耐着只是还嘴,结果却挨了Yooda的巴掌,这下两人打了起来,Lek的父亲气愤下斥责了Morn和Yooda,并安慰了Prik。    Ittipoln对手下下了最后通牒,而Lek和Prik的感情再次有了发展,而Jormpoln也为了Khing在拼命干活

    第23集 不愿牵连姐离家,难谅旧恨妹另嫁
          Jormpoln和Khing终于被家人同意了,KhinG甚至还在乡下娱乐活动上选美获得了成功。    Yooda对母亲抱怨为什么Lrk和Prik的感情竟越拆越深,这Nuansamorn次却是应付了几句,然后急着赶出去了。而Khing那边,一家人却在娱乐中愉快地收了场。    Ittipoln的手下要杀Pat,可Nam却提醒帮他脱了险,Ittipoln很快听说了一切,他派人绑了Nam的母亲,Nam急忙向在场的Pat求了助。Pat和Prik进去抓犯人,结果陷入了危险,就在Pat要被打死的时候,Nam开枪救了他。事后Lek关怀地抱住了Prik,而Pat也终于对Nam产生了爱恋之情。    Jormpoln 一人自言自语地说自己喜欢Khing,却不知Khing早已听到了;而Prik则先后想起上司害怕警察的职业牵扯家人而至今不结婚,Morn又指责自己一再给这个家带来了麻烦,结果竟拒绝了Lek。    第2天Prik离开了,Morn和Nuansamorn母女很高兴,可想不通Prik为什么离开,而且Morn又诅咒了偷东西的人,这让Nuansamorn母女顿时心虚慌乱起来。Pat照顾了Prik,而Prik的家人则已彻底接受了Jormpoln。Pat抓紧了机会追求Prik,但还是碰了钉子。而Jormpoln半夜又闯了Khing的房间,他听到Khing要和别人结婚,气愤下急忙追问,但Khing说对方比他这种花花公子可靠。

    第24集 狗急跳墙展示会,抓到恶人好人圆
           Jormpoln还是不愿意走,结果Khing的父亲拿枪出来,他这才落慌而逃。Pat对Prik说明Lek一再去救她全是真情,他让Prik尽快珍惜。    Patty又来了,可Ittipoln根本不要她,Patty一再纠缠反而茶点被打死,还挨了犬头,她气愤下悄悄找上了警察。可长官事后去检查,Ittipoln却镇定地容许了,结果也什么都没查出来。Ittipoln决定进行一次钻石展,他以消除赌债为代价让Nuansamorn请了Morn,但Lek却坚决反对:因为Ittipoln的底细没人清楚!    Lek又去见了Prik,但两人始终没决心和好。ttipolnI感谢了Nuansamorn,还在免债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大量赏金,而警察这时候却已经布置好具体计划了。    Moen什么都不知道,她还在安排Lek和Yooda,而Lek这时又和Prik见了面,两人仍没决心和好。Yooda最后跑出来,她竟反过说Prik不要脸(人家是合法妻子,没离婚就不算不要脸), Prik没计较就离开了,但Lek事后仍很不耐烦地离开了她。    在乡下,Jormpoln已完全融入了生活;而这边,Lek让人专门做了安全检查,可母亲听说是Prik通知的,立刻认定是Prik捣鬼,结果竟命令停止了(坏事宁可信其有,而且这么大的事怎么也能仅凭一些平常的生活矛盾就胡乱不信呢)。    Morn准备演出结束就宣布Yooda和Lek的交往,可只到一半警察就进来宣布逮捕Ittipoln,狗急跳墙的Ittipoln开枪反抗,这下现场慌乱起来(蠢材,这下明白了吧)。Ittipoln劫了人质逃走了,Yooda慌乱中让母亲带自己逃,可Nuansamorn竟说为了活命和逃避做牢坚决不可能这样(比想象中更狠,对亲生女儿这样)。Morn听到Nuansamorn自称会做牢,顿时明白了一切,凶相毕露的Nuansamorn将枪对准了她,而Prik在慌乱中救了Lek(总算还上救自己的恩情了)。Nuansamorn叫女儿用人质威胁警察交了枪,可Prik却还是冒险抓了她。Yooda趁乱打伤了Prik,但最后也被制服。至此,Morn终于对Prik动了情(总算回到第1次救人时感谢Prik时了),而Ittipoln也在这期间被抓了。    庆祝功劳时,上司说了Prik奉命假嫁,但也问她是否弄假成真,Prol违心否认可骗不过大家,而且还被Lek听见了。    在乡下,Jormpoln虽费了些功夫,但Khing父亲宣布了他是冠军。Mirn在Lek面前表示自己已认识到错误,而Nam也终于表示自己已爱上Pat。

    第25集 伪装怀孕难搅婚,真心相爱终聚首
          Jormpoln打电话通知了母亲,Morn知道他要和Khing结婚,于是立刻带着丈夫去见了Prik和Khing的父母,这次她的态度很诚恳。Nam终于和Pat拥抱起来,Prik在一旁看着笑了,可Lek却觉得她选择了Prik,随后两人又在悲哀中分手。Khing劝了姐姐,可是没有用(还是Prik自己想得太困难了,并不肯走出这一步)。   Jormpoln结婚的消息上报了,这下可气坏了Patty,她决定动身去破坏。Prik的哥哥正在给花浇水,可这时候两个女佣快活地出现了。婚礼上Patty谎称自己也怀孕,结果争执中包里的避孕药和卫生巾当场掉了出来,说不上理的她索性直接承认是胡闹,结果被Khing当场打走。Nam和Pat庆祝了母亲的身体已好起来,两人当然也以美好的结局收了场。    后面Prik和Lek又经历了一些日常的琐碎,但两人的感情明显走向了和好,而且不久Khing还顺利地生下了孩子。上司事后也改变了原来感觉警察结婚只能牵连配偶的说法,Khing奉劝了姐姐,而Lek事后也给了她纪念物,最后两人终于在大团圆中又走到了一起。(wd0592编辑)

陀枪儿媳音乐原声

编辑
Earn the star-《是不是你的心上人》 (片头曲)
《允许我们的心相爱》 (片尾曲1)
Boy Peacemaker-《软弱》[2]  (片尾曲2)
Boy Peacemaker-《变了》[3]  (插曲)
Tae Witsarat-《小小愿望》 (插曲)
《到达你心中》 (插曲)

陀枪儿媳收视率

编辑
《霹雳儿媳》全国平均收视10,是2009年泰国三台的收视亚军。[4] 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搞笑剧 爱情剧 泰剧 电视剧作品 电视剧 影视作品 娱乐作品